颖泰生物业绩大幅下滑 背后是实控人大规模质押,全通教育最新消息,全通教育最新信息

《 全通教育 (300359)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颖泰生物业绩大幅下滑 背后是实控人大规模质押
2020-06-10

  新三板精选层首审来了。

  6月10日,北京颖泰嘉和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颖泰生物”)将接受新三板精选层首届挂牌委员会(下称“挂牌委”)的审议,这也是精选层的首审会。

  那么颖泰生物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呢?

  IPO日报发现,它在新三板挂牌企业,尚未登陆A股,但却“特点鲜明”:收购带来商誉减值风险,股东“吸血式”分红,股份被大笔质押,还伴随着业绩大幅下滑。

  “吸血式”分红

  颖泰生物成立于2005年,主要从事农药原药、中间体及制剂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 GLP 技术服务,于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

  截至公开发行说明书签署日,华邦健康直接及间接持有颖泰生物 72.29%的股权,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张松山系实际控制人。

  相比不太知名的颖泰生物,华邦健康和张松山来头更大。

  华邦健康是深交所上市企业,早在2004年登陆了中小板,两年半前更是玩了把“资本突袭”游戏名噪一时,当时华邦健康通过增持丽江旅游间接股东丽江山峰旅游商贸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份,控制了上市公司丽江旅游,张松山也成了丽江旅游的实控人。

  天眼查显示,除了“丽江系”,华邦健康还控股了重庆华邦制药有限公司、华邦汇医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跨界旅游、医药两大产业链。

  5月28日,华邦健康官宣,公司拟将控股子公司凯盛新材(839711.OC)分拆至创业板上市。资料显示,凯盛新材从事精细化工产品及新型高分子材料的研发生产销售,华邦健康持有凯盛新材51.91%股权,张松山系实际控制人。

  这意味着,随着分拆上市新规于去年12月正式落地,华邦健康积极尝鲜创业板分拆上市。而华邦健康控股的颖泰生物也是第一批冲刺新三板精选层的企业,华邦健康和背后推手对资本市场的敏锐可见一斑。

  作为华邦健康的实控人,张松山通过十几年的布局,打造了一个旅游产业王国和生物医药王国,旗下企业几乎覆盖旅游全产业链。

  张松山家族也以23亿元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1601位。拥有同样多财富的中国富豪还有全通教育的陈炽昌、林小雅夫妇,史丹利的高文班家族,味千拉面的潘慰,贝因美的谢宏,小米的周光平。

  IPO日报发现,就是这样一个上市公司的实控人、产业大佬,却把“小IPO公司”颖泰生物的大笔股份质押了出去。

  截至公开发行说明书签署日,华邦健康直接持有的7.5亿股颖泰生物股票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控制发行人股份总额的 92.16%,占颖泰生物股本总额的 66.62%,主要系华邦健康根据银行的融资要求为颖泰生物银行贷款融资提供担保。

  招股书显示,上述股票被质押给中国进出口银行重庆分行和重庆农商行两江分行,担保标的金额共计21亿元多。

  另外,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颖泰生物(母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93%、51.98%、47.47%,公司的债务高企。

  而这没有影响颖泰生物的豪迈分红。

  在上述三年间,颖泰生物累计现金分红89272万元,占最近三年归母净利润(约10.11亿元)的88.28%。其中,2019年年度权益分配预案于2020年2月、3月通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尚待实施。

  那么,股东对颖泰生物的这种分红是否合理?

  需要指出的是,颖泰生物此次挂牌精选层,拟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不超过 1亿股股票,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按照轻重缓急拟投入两个项目:农药原药产品转型升级及副产精酚综合回收利用项目和偿还银行贷款,前者拟投入4.5亿元,偿还银行贷款需要1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结合华邦健康分拆控股子公司凯盛新材至创业板上市的举动,不得不“佩服”张松山的资本手段。

  业绩下滑风险

  说完背后大佬,再来看看颖泰生物本身质地。

  公司主要产品为农药原药、制剂和中间体,根据销售渠道分为境外销售和境内销售;按照产品,分为自产农化产品和贸易产品。公司境外销售的对象主要系大型跨国农化公司,产品主要为农药原药,即跨国公司获得原药后,复配成制剂向经销商或者终端客户销售。

  因此,颖泰生物主要拥有国际客户,产品主要出口至北美洲、拉丁美洲、欧洲。

  2017年-2019年,颖泰生物年营业收入在52.95亿-62.32亿元范围,但2019年业绩出现明显下滑,2019年净利润为2.67亿元,较 2018 年的4.61亿元出现大幅下滑,降幅为42.08%。

  对此,公司表示,下降主要系收入结构调整、投资收益及汇兑损益下降等因素所致。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因素较多,包括宏观经济状况、行业发展趋势、环保政策、市场竞争、气候变化、主要进口国政策变化、国际贸易关系等。

  报告期内,颖泰生物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 61.22亿元、61.9亿元和 52.3亿元。其中,自产农化产品业务收入分别为31.36亿元、46.75亿元及 45.57亿元。2018年、2019 年,公司自产农化产品业务收入较 2017 年大幅增长,但贸易产品收入在2019年下降明显。

  进入2020年,国际客户为主的状况为颖泰生物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从国家分布来看,2018 年全球十大农药消费国依次为巴西、美国、中国、日本、印度、法国、加拿大、阿根廷、德国和意大利。上述国家农药销售额合计占世界总市场规模的70.28%,其中巴西约占 17.46%,美国约占 15.43%,中国约占 11.32%。

  然而,除了中国,上述农药消费大国的疫情表现均不太乐观。

  颖泰生物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生产基地所在地区受疫情影响不大,公司主要客户为大型跨国公司,具有较强的抵御风险能力,疫情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未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目前公司各主要生产基地均正常生产,采购与销售活动均正常进行。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时间较长,可能会对公司的业绩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还没在股市遨游,颖泰生物就因为收购山东福尔、禾益股份、杭州颖泰等公司形成账面价值为50431.36万元的商誉,占总资产比例为4.46%。

  此外,颖泰生物对持有20%股权的参股公司 Albaugh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 6.96 亿、4.07 亿、1.24 亿,在其应收账款方中名列前茅。对此,挂牌委在问询函中,询问参股公司Albaugh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调节颖泰生物利润、对公司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况?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向颖泰生物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版权申明: 金投股票网《十秒看财报》已申请软件著作权,任何公司和个人未经授权不得将《十秒看财报》用于商业行为,金投股票网保留所有权利。如需付费授权使用,请联系微信 nmw160 。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颖泰生物业绩大幅下滑 背后是实控人大规模质押,全通教育最新消息,全通教育最新信息